石台目连戏

日期:2019-08-20 16:19 来源:石台县人民政府阅读次数: 字体:[] [] []背景颜色:

目连救母的故事源于佛经,唐朝敦煌卷《大目犍连冥间救母变文》是现存最早的说唱本。在民间,则流传着许多有关目连的杂剧、变文、传说。明代清溪人郑之珍在此基础上,于1579年在石台秋浦之剡溪编撰《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》(简称《劝善戏文》),又称郑本目连戏。《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》自序曰:“时寓秋浦之剡溪,乃取目连救母之事编为《劝善记》三册,敷之声歌,使有耳者之共闻……。”郑之珍寓居的秋浦剡溪就是现在的石台县大演乡。该戏分上、中、下3104折。主要内容是:傅相一生因广济孤贫、行善积德而升入天堂,其妻刘青提不敬神明,破戒杀生,大开五荤,死后被打入地狱。其子傅罗卜为救其母,往西天求佛,佛祖为其孝心所感,准其皈依佛门,改名大目犍连。目连游遍地狱,历尽艰险,寻母劝善,救母脱离地狱,最后一家超生团圆。

石台目连戏中出现的地名、方言、民俗习惯、故事传说在当地广为人知,如《王婆骂鸡》、《尼姑下山》、《行路施金》等。所以石台目连戏一产生,就受到民众的广泛喜爱,很快流行于石台境内的大演、占大、珂田、横渡、七里、矶滩、丁香等地,并传播到祁门、东至、休宁、南陵以及周边地区乃至苏、浙、闽、赣等省。明清时期皇宫亦多搬演。人称石台是“目连戏之乡”,并非虚言。一直到解放前夕,石台境内的目连戏还常演不衰。

当时大演剡溪一带纷纷建立戏班,著名的有剡溪唐家班(后改名为同乐班)、高田班、大宇坑红和班等,这些班社均由各宗祠组织,班主由各宗族内部推选,演职人员三十至四十人不等。明末爱国诗人吴应箕回乡探亲,目睹同乐班搬演目连戏之盛况,倍受感动,挥毫写下“大演”二字。“大演”二字一直延用至今。

石台目连戏对郑本104回剧目进行调整、删节、归纳,穿插一些民间盛行的剧目,编撰成可以连演三天三夜、四天四夜、五天五夜、七天七夜的独立成章且又相互连贯的单本剧目。四天四夜以《西游记》开场,五天五夜以《梁武帝》开场,七天七夜以《七仙女》开场。白天唱“平台”,晚上打“目连”,从天上演到地狱,兼以各种玩、杂、耍表演。演出全本剧目为“大戏”,选演一段或几段为“小戏”,亦称“拖戏”。 目连戏在同一个地方一般间隔五年可以“小演”一次,间隔十年才能“大演”。每逢大演之年,方圆数里观众齐聚一地观看,人山人海,热闹非凡;文人墨客竞相吟诗作赋,撰写楹联祝贺。

石台目连戏联系农村生活实际,又融入民俗风情,吸取当地民间故事、传说、民歌、方言,具有浓厚的地方色彩。石台地处深山区,长期受到封建礼教桎梏,因而石台目连戏始终遵循“积德行善”这一主题,劝善效果十分明显,迷信色彩较为浓厚。剧本虽源于郑之珍《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》,但又加以《西游记》,《梁武帝》,《七仙女》等剧目,既可与郑本融于一体,又可独立成章。行当有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。演出中,融念、唱、做、打为一体,穿插翻筋斗、跳神、蹬坛等杂技表演。腔调源于弋阳腔和青阳腔,但又掺进地方民歌的声腔,“一人启齿,众人相帮,不托管弦,锣鼓助节”,创造出一种新的演唱流派。除猖神、恶鬼戴面具外,其他类似徽剧和京剧。道具除服装外,全部为实物,如土枪、长矛、大刀、禅杖、木杆等,实地演出,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觉。器乐以锣、鼓、钹、锁呐、二胡、檀板为主,短笛、长笛为辅。传承方式独特,“女不演目连,传男不传女”。

目连戏内容集儒、佛、道三教思想于一炉,将三教之教义融汇贯通。虽然有些内容宣传因果报应思想,有些故事情节荒诞无稽,但石台目连戏作为“戏剧活化石”、石台地区民间戏曲的主要代表,在戏曲发展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,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。

分享到:
主办:石台县人民政府    承办:石台县政府电子政务中心    安徽省石台县曙光路8号政府大楼二楼
        技术支持:  
网站标识码:3417220011    联系电话:0566-6022532    传真:0566-6022871    邮编:245100